陈某与某物流公司劳动关系纠纷案


裁判要点:【承包经营、承包协议】以承包经营方式运作的,发包单位应该厘清承包经营者所雇用劳动者的身份,确定是否属于发包单位的劳动者

相关法条

《劳动合同法》第七条

基本案情

某物流公司于2000年12月26日登记成立,投资者为李某和霍某,各占50%的股份,其经营范围包括:物流服务代理、物流管理服务等。物流公司与霍某签订了一份《承包合同》,约定由霍某承包物 流公司的车队,约定:1.由物流公司提供码头、车辆给霍某进行运输 工作,物流公司需运输的业务交由霍某完成,霍某向物流公司支付场 地、车辆使用费,相关费用在运费中予以扣除;2.霍某自行负责招聘、 管理员工等事宜,霍某的商业行为及经营损失由其自行承担责任;3. 物流公司与霍某的各项费用30天结算一次。后霍某称其雇请包括小 陈在内的多名司机从事运输工作,双方未办理入职手续,也未签订书 面合同,劳动报酬以计件收取,每月由霍某指定的人员与小陈结算后 通过霍某的个人帐户发放给小陈。根据物流公司提供的考勤表、工资表,物流公司有对员工的上班情况进行考勤登记、支付工资,考勤表、工资表登记的员工并无小陈。

小陈称于2009年1月入职物流公司任司机,每月工资2500元,工作地点在物流公司的码头、从事物流公司经营的货物运输业务,并接受物流公司的管理。物流公司没有为小陈购买社会保险,也没有与小陈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的协议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但是,小陈在诉讼中提供了2010年10月的工资单一份,工资单记录小陈收取的工资:基本工资2300元、安全奖100元、补贴100元、夜餐50元、实发工资2550元,工资单上有小陈作为收款人的签名以及物流公司投资者霍某作为主管的签名。2011年6月20日,小陈向提起劳动仲裁申请,请求物流公司向其支付加班工资、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和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等。

裁判结果

仲裁和法院判决均认定小陈与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判决物流公司向小陈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等。

裁判理由

承包经营是较普遍的经营形式,如何规范发包人、承包人与劳动者之间的关系也是目前审判实践中的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本案中,小陈主张其与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而物流公司则主张小陈系与霍某存在雇佣关系。小陈称其从事物流公司经营货物运输业务,物流公司则认为该业务是由霍某个人经营,并认为小陈是由霍某个人雇请的,物流公司并未否认小陈从事的工作,只是认为小陈所从事的业务,并不归属公司,认为小陈的工作可以认定系运输工作。法院认为,根据物流公司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情况,小陈从事的工作属于物流公司经营范围内的业务。另外,诉讼中小陈提供了工资 单,工资单除可证明小陈收取报酬的情况外,工资单上还有霍某作为 主管的签名,根据工商登记的情况,霍某虽非物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系该公司股东、经营者,因此,小陈认为与其发生权利义务关系 的是物流公司、霍某系职务行为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的规定。物流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在小陈入职、工作期间, 物流公司或其股东已告知小陈工作服务的对象并非物流公司、向小陈 支付工资是个人行为等。因此,小陈从事的工作属物流公司经营范围 内的业务,而霍某是该公司的股东、经营者,即使小陈是由霍某负责 聘请,也可认定为霍某系职务行为,其聘请小陈系代理物流公司实施 民事行为。

综上,虽然物流公司主张系由霍某聘请小陈工作,但未能提交霍 某个人向小陈支付劳动报酬的相关证据,也不能举证证明物流公司或 者霍某已经向小陈说明系由霍某个人聘请小陈工作,而霍某系物流公司的股东,霍某亦确认其个人的经营场所在物流公司内,在此情况下小陈认为霍某的行为系代表物流公司并认为其系物流公司的员工合乎常理。即使物流公司与霍某之间签订了《承包协议》,但物流公司和霍某均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向第三方进行说明,第三方对其双方之间 的约定亦知情,在此情况下小陈主张其与物流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要求物流公司承担责任有理,至于物流公司与霍某之间的责任约定,物流公司和霍某可以另行主张。故本案认定小陈与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